热点专题
热门课程

首页>旗帜动态> 智库资讯 >吴晓求:我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

吴晓求:我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

金融的数字化最重要的是征信的数字化,其次是支付的数字化和财富管理的数字化,最后才是货币的数字化。“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根据这个问题,经济学家、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20(第十九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发问。

吴晓求教授提到,大家都知道不要P2P式金融,但要明确我们需要怎样的金融体系,我们必须把我们未来的目标和中国现实的基础,做一个很好的把握和分析。

“我们今天把货币的数字化或者数字货币弄的非常热,有时候它是重要的,但是它不是最重要的。金融的数字化最重要的是征信的数字化,其次是支付的数字化和财富管理的数字化,最后才是货币的数字化。”吴晓求教授讲到。


以下为吴晓求演讲实录总结:


我演讲的题目是“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这是有感而发,也是就当前的一些议论我想到这么一个题目。首先要看一看我们现实的基础以及未来我们要走向何方?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经济发展离不开金融。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变成一个全面小康的社会,从人均GDP一百多美元到现在1万多美元,当然有多方面的作用,其中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作用就是金融的作用。


弄清五个问题


问题的关键是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金融?P2P式金融我们不需要,所以我们必须把我们未来的目标和中国现实的基础,做一个很好的把握和分析。

第一,我们到2020年将会全面实现小康社会这个目标,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的起点,按照十九届五中全会所确立的“十四五”规划以及2035年远景目标,到2035年,中国要建设成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

从全面小康社会到中等发达国家,这是一个宏伟的目标,邓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之初就说“到下个世纪中叶也就是2050年前后要建设成为中等发达国家”,我们提前到2035年要建设成为中等发达国家,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目标。

第二,从“十四五”规划开始,中国经济发展的战略布局会发生重大的变化,刚才高培勇院长科学准确地阐释了双循环格局的要义、要旨,也就是在这期间中国经济的发展战略会发生重大的变化。

这其中,刚才高培勇教授说了,不要只看到双循环,核心是内循环为主,这就要求我们要大幅度的提高我们的收入水平,要扩大我们的内需,这显然就需要金融的介入。同时这个内循环发展还是以创新引领、科技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特征。

第三,中国经济的发展一定是要进行产业的战略转型,产业转型时科技推动将变得非常重要,我们要告别过去那些过度依赖自然资源、过度依赖所谓的人口红利的经济发展模式,我们必须要走科技创新的道路。

第四,未来整个经济运行的平台发展变化,其中数字化、智能化是个基本特征。

第五,中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变得复杂而严峻,新冠肺炎疫情会使整个政策的框架、全球的经济秩序和规则都会发生重大的变化。


我们需要的金融体系


当我们要把这些基本的情况理清楚,当然我们就知道,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

第一,中国金融体系的主体部分当然是商业银行,它支配着中国金融资源大概70%的比重,我们资本市场的市值现在是80万亿,债券市场的余额是110万亿,中国银行业的中外币总资产是290万亿,这是大概的总数字。

当然,如果把债券市场加上,因为资本市场理论上说也包括债券市场,它接近是200万亿,中国银行业的总资产超过300万亿,加上其他的保险业其他类型,可以看出来,银行业还是占据了主体。

所以我们在未来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银行体系?中国银行业改革的重点在于数字化转型,我们不进行数字化转型,中国传统的银行就会被淘汰,所以数字化转型以及提高它的普惠性是中国银行体系未来的重要任务,这是其一。

第二,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重点在于市场化,市场化最重要的是要改善上市公司的结构,要让中国的资本市场拥有很好的财富管理部门,未来中国的金融功能不仅仅限于融资功能,慢慢要转向财富管理和风险配置,那么什么样的金融业态具有财富管理和风险配置的能力呢?资本市场。

所以,未来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提高资本市场的财富管理的功能变得特别重要,是下一步金融改革和发展的重点。从这个意义上来理解注册制就能理解清楚,因为它要赋予这个市场很好的财富管理功能。

第三,要拓展我们的财富管理平台、财富管理机构,我们现在人均GDP是1万多美元,到2035年,中等发达国家是什么概念?一般认为是超过2万美元,大约在25000美元左右,现在全世界成为发达国家的31个国家,最低的也在2万美元以上,这其中对财富管理的需求会迅速的增大,它不但对资本市场提出了要求,而且对财富管理的机构提出了要求。

现在的公募基金是财富管理的一个平台,但是它的信用相对比较差,过去的“老鼠仓”太多,当然今天它正在改善,但是对人们的阴影还是很大的,所以我们必须打造一个透明的、规范的,大家可以相信的财富管理的平台。

第四,要大力推进支付业态的革命,金融除了贷款、财富管理、风险配置以外,支付清算变得非常重要,所以基于数字化的第三方支付仍然是未来我们要发展的重点和完善的重点。

第五,发展基于大数据、云计算及金融行为的科技金融,这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现在不要把P2P看成科技金融,它是科技金融的另类,P2P的失败是有逻辑的,是必然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金融和科技的结合的失败,两者结合仍是未来中国金融发展的重点。

第六,数字化金融。金融的数字化重点第一是在于征信的数字化,征信的数字化是金融变革的基础,是新金融时代的到来,数字化的基础在于构建一个征信的数据平台。数字金融第二个内容是支付的数字化,第三是财富管理的数字化或者叫财富业态的数字化,最后才是货币的数字化。

我们今天把货币的数字化或者数字货币弄的非常热,有时候它是重要的,但是它不是最重要的,对金融的数字化最重要的是征信的数字化,这是未来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金融,这是第六个方面。

第七,要跟踪金融变革,适应时代变化,推动金融发展的创新型的监管体系。因为未来的金融业态会多样,监管的准则、标准、方法也应该是多样的,我们不能用一个监管准则和方法去监管多样化的金融业态,所以中国的金融监管要加快创新的步伐,我们不能用一个标准,因为未来的金融非常多样,正是基于这种看法,如果我们未来的中国金融能做到这七点。

第八,最后一个是中国金融的对外开放。

这八点,这就是未来中国所需要的现代金融。


作者:吴晓求 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

  时间: 2020-12-21      45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