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旗帜动态> 智库资讯 >杨培芳:信息哲学与第三经济形态

杨培芳:信息哲学与第三经济形态

  时间: 2021-11-16      416     分享:

近日,苇草智酷NO.113期沙龙,邀请苇草智酷学术委员、信息社会50人论坛理事、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原理事长杨培芳以“信息哲学与第三经济形态”主题演讲。杨培芳教授提出,最根本的变革,是从一元整体论、二元对立论,转变到三元协同论。只有建立一分为三哲学,才能突破农业时代的一元整体论和工业时代二元对立论,实现传统经济向第三种新型经济形态的转变。以下为演讲内容:

各位老师,朋友,大家下午好!感谢大家在休息时间冒着酷暑,冒着病毒的威胁赶到一起。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信息哲学与第三经济形态”,欢迎大家共同交流。


我想从自然哲学的高度,来看技术的发展、经济的进步与社会的未来,所以还是先讲讲信息哲学,然后提出第三种经济形态的概念。


下面就让我们谈谈信息哲学问题,可能烧脑,尽量好玩。




一、哲学的内涵




首先,我认为哲学是科学的理论升华。教科书说,哲学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概括和总结,我想还是用理论升华更好一些。按领域,可以分为自然哲学、社会哲学与人文哲学,或者叫做天理、地理和人理,相对应的就是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


按照道家学说,最根本的、起主导作用的不是地理和人理,而是天理,也就是自然哲学。老子谓之:不可道之道。人们在实践中认识到大自然的规律,你怎么把它描述出来也不等于那个恒定的规律,只能是无限接近这个规律。




二、一分为二到一分为三




当前人类社会正在面临百年不遇的大变革,最根本的变革是自然哲学要从一元整体论,二元对立论,转变到三元协同论。


一分为三哲学怎么立呢?我斗胆提出一个假说:宇宙皆源于炁(qì),炁是什么?我认为炁就是一种原始信息。原始信息发散成为能量,聚集成为物质,能量+信息+物质,三生万物。


维纳是信息论的奠基者,他说信息既不是物质,又不是能量,信息就是信息。在这里,维纳说了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信息是物质和能量之外的东西,认为信息是宇宙的第三种基本存在。


最近杨振宁先生说生命的进化是有图纸的,而且这个图纸在宇宙刚一诞生的时候就准备好了,大自然只是负责装配零件,同时负责把装配错误的东西淘汰。那么宇宙之初,信息与物质、能量同时诞生,还是在能量、物质诞生之前,就先有了原始信息?这肯定有争议,但我基本同意杨振宁的观点。




三、信息是熵减或事物有序的差异性




信息究竟是什么?从自然哲学来讲,就是熵减。宇宙爆炸后的一瞬间,只有被无限压缩、无规则、最大熵的宇宙之汤,随着宇宙的冷却,开始有了多样化的有序扩散。


只要宇宙还继续膨胀,就会处以日益复杂有序的熵减过程中,宇宙坍缩才会进入熵增的过程。现在宇宙年龄大概是150亿年,什么时候到头开始坍缩,可能就进入了熵增的过程,最后回到混沌。


所以我认为信息就是熵減,或者就是事物有序的差异性。没有差异就没有信息,混沌与混乱也不是信息。


正如萧伯纳所说,“没有物质的世界是虚无的世界,没有能量的世界是死寂的世界,没有信息的世界是混乱的世界。”所以物质不是信息,能量也不是信息。


北京邮电大学副校长钟义信教授,是国内最早研究信息论的专家,他曾定义信息是事物存在与变化的状态和方式。后来钟义信校长修改信息定义为:事物变化状态与方式的自我表述。


四、现代信息技术三大突破




上世纪70年代,随着光导纤维和大规模集成电路的发明和通信和计算机的快速普及,人们才意识到人类将从工业社会进入信息社会。


过去信号源是利用苇草在烽火台放烟,现在的信号源用半导体激光器。那么,现在的通信传输技术到了什么程度?现在可以实现光纤DWDM密集型光波复用技术,一根头发丝细的纤维可以打进1024束激光,每束激光每秒可以携带40G到400G的信息量,单纤维可以实现每秒400T的传输速率。


第二大突破是大规模集成电路技术。现在的芯片精度已达到5纳米,也许还能到3纳米、2纳米。未来,也不一定非要超高集成度的芯片,采用云手机,通过可穿戴设备只要把手机屏幕放到袖子或者放到衣服上,就可以接通5G/6G网络。另外,还可以把芯片植入大脑,直接控制智能设备等。


第三大突破是物联网和区块链协议。它可以实现万物互联,永远在线和网络诚信。




五、以生产力划分的三种人类文明




人类文明可能是一种迭代,而不是突然消亡。人类社会经过农耕文明、工业文明两个阶段,正在进入信息文明阶段。以后是不是还有智能文明或者生态文明社会?多年前,社科院哲学所的童天湘老师和我争论过,他认为未来社会不是信息社会,而是智能社会。


《第三次浪潮》的作者,托夫勒认为未来还有第四次浪潮,第四次浪潮就是智能技术。现在有人担心智能机器人会把我们人类通通消灭,我想未来只有一种技术可能取代现在的人类,那就是蛋白基因重组技术。蛋白基因技术可能会让人类升级为更高级的人类,现在我们这种肉体凡胎的人类会自然淘汰或消亡。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农业生产力必然产生封建主为首的社会,工业生产力必然产生资本家为首的社会,信息生产力必然产生智能劳动者为首的社会。现在有许多人开始诅咒智能化信息技术发展太快,消灭了大量工人和工匠的工作岗位,造成工匠消失和工人失业。人类劳动方式可分为:纯粹肌肉式——位置移动式——机械操作式——信息操作式——智能创造式,这样五级劳动方式。


第一级是纯粹的肌肉劳动。比如,过去的无线电台都需要配摇(发电机)机员,只要有劲就行。


第二级劳动方式就是位置移动劳动。比如装车、装船、搬运工等。


第三级是机械操作劳动。驾驶汽车、铲车、飞机,也会慢慢被无人驾驶技术代替。


第四级是信息操作劳动。主要是操作电脑,及相关设备。


第五级是智慧创造式劳动。可见除了信息操作劳动和智能创造劳动,其它劳动方式都将被信息智能技术代替,相应的,信息操作和智能创造式劳动的种类和岗位将大大增加,就业方式会多种多样。当然劳动强度会降低,休闲时间会延长。


由于信息技术和信息经济发展,人类社会行为也在发生变化。所谓人性问题,贪婪利己是兽性,专门利他是佛性,协同互利才是真正的人性。如果说人类是从动物进化而来,还多少带有某些兽性,由于信仰,也带有某些佛性,但是都不代表主流。


诺贝尔奖经济学家、数学家纳什讲过,“人性是在长期演化中形成的复杂的统一体”。除了低级生命的食、性基因之外,人类还有同比心、同情心、同理心,甚至还有利他、牺牲、正义冲动,也就是真正的佛性。


随着大环境与小气候的变化,会出现不同的三种人性组合,来主导人的行为,而协同互利将成为信息时代人性的主流。




六、整体论、控制论、协同论




农耕时代,中国形成了一元整体论的价值观,工业时代,西方产生个体还原论价值观,信息时代需要突破两种传统价值观,树立关联协同论的价值观。


老三论是以系统为对象、以信息为手段,以实现有效控制为目的,适合简单科学机械的过程。新三论是以耗散结构为导向,以突变论为方法,以实现协同为目的,适合复杂科学的生态化过程。


人类社会经过权力支配时代、资本竞争时代,正在走向信息协同新时代。协同不是大同,也不是无原则和谐,协同的主要特征是差异化优势互补。协同经济形态的最高阶段是实现马克思设想的“社会自我管理”。


只有信息生产力高度发展,才能创造社会自我管理的必要条件。或者如恩格斯所言,信息技术及其网络,才是“除了由社会直接占有,不适应于任何其他占有和管理的生产力”。


信息生产力将促进三大结构变革,信息结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都面临相应变革。变革的主要趋势是由中心辐射,分级控制,到扁平互联方式演进。



七、信息经济的六大定律




信息生产力能够在中国获得惊人的发展,主要是得益于信息技术的三个基本定律,即摩尔集成电路定律(Moors law)、吉尔德光纤带宽定律(Gilder law),迈特卡夫网络外部性定律(metcalfe law)。信息产业也有三大定律,达维多定律(Davidow law)、新泰尔定律(New tarr law)和高氏比特需求定律(Requirement Law)。信息经济与传统经济的巨大差别,造成了传统经济模式与理论的失灵。




八、互联网的三个时代精神




互联网有三个时代精神。前一阵子互联网企业界大讲互联网思维,结果是每家互联网企业都有自己一套互联网思维。我总结提出三种互联网精神:兼容共享的开放精神,扁平互利的平等精神,关联协同的普惠精神。这三种精神可能比思维更客观更稳定,也突出了与传统经济不同经济特征,形成了对传统经济模式和理论更多的挑战。




九、新旧经济的成本收益特点不同




下面看两条曲线,第一条是传统工业成本收益曲线。


第二条是信息产业的成本曲线,两条曲线是完全不一样的,远端甚至是相反的,一个呈U型,一个呈L形。传统经济由于大量消耗物质资源,有显著的生产边界,不可持续。信息经济主要消耗集成电路和光导纤维,越用越省,远端无边界,可以持续。这使得许多传统经经济分析工具都开始锈蚀,包括线性分析、抽样方法、梯度发展。传统经济理论已经解决不了现在和未来的经济问题。




十、第三经济形态与三类市场主体




著名诺贝尔奖经济学家布坎南晚年发现,现代经济学在快速发展中迷失了救世的激情和公平的梦想。北京大学厉以宁教授很早提出,经济运营光靠政府管制和市场规则都不行,还需要道德作为第三只手发挥作用。但是,道德离开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它就是空洞口号,苍白无力。


人类社会进入5G为代表的信息生产力时代,中国一定能够同时超越农业时代的性善论和工业时代的性恶论,在协同互利论的哲学基础上,创立适应整个时代的新经济学理论和新市场经济模式。



落脚点就是突破集中计划和自由市场二元语境,建立新时代的第三种经济形态,协同市场经济形态。当前亟待构建公益性企业,商业性企业,社会化企业三类市场主体。其中包括公共基础设施和网络平台等低费微利的社会化企业,就是第三类经济形态的微观基础和落地形式。




十一、市场,政府,社会




解构容易,建构难,现在谁都可以批判原来的东西,但是要建立一个新的东西何谈容易?用休谟的一句话:“任何一个科学家都不会在第一次发现真理时就深信不疑,他们会在不断证明的过程中逐渐增加信心”。而政治和宗教是不一样的。


协同互利新经济形态是空想还是必然?我们应该比较一下大同思维,中国人的可贵之处在于最早提出来的大同思维,但是已不适用于现代。世界大同最早出自于孔子的《礼运·大同篇》,随着社会分工的日益精细化和人类需求的多样化,大同思维明显是不可能实现的。而社会协同的核心是差异化优势互补,是基于社会分工规律的,也是信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趋势。


未来的社会治理要靠政府、市场、社会,三只手协同治理,而且社会化组织和社会化企业将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当前社会的主要症结源自先进生产力与落后生产关系的矛盾。我们的身体进入了信息时代,脑袋不能总停留在工业甚至小农经济时代。每个人都不能脱离他们所处的时代,但是每个时代都需要一批站在时代前列的人。


以上内容是我的分享,谢谢大家!


杨培芳,工信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教授级高工,同时兼任多所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