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旗帜动态> 政策解读 >张明:2022年全球经济面临三大不确定性

张明:2022年全球经济面临三大不确定性

  时间: 2021-12-20      814     分享: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张明近日在《中国外汇》2021年第24期发表了文章,就2022年全球经济面临得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岁末年初,又到了回顾与展望的时节。2020年全球经济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下陷入深度衰退,2021年全球经济迎来了控制疫情后的显著复苏。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秋季的最新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将会增长5.9%,显著高于2020年的-3.1%;不过,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将会回落至4.9%。笔者认为,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会面临三大不确定性。在其冲击之下,全球经济增速最终可能再次低于IMF的预测。

2022年全球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之一,是疫情的持续时间与强度会否再度超出预期。2021年年初,随着全球范围内有效疫苗的推出,市场普遍认为,到2021年下半年,疫情将会得到全面控制。然而,2021年新冠病毒的变种德尔塔(Delta)再次肆虐全球,导致全球疫情形势重新变得严重。近期,在南非发现了新冠病毒的最新变种奥密克戎(Omicron)。相关研究表明,与之前的毒株相比,奥密克戎更会躲避抗体,对现有疫苗具有更强的抗药性。因此,从目前来看,2022年疫情的全球演进形势并不乐观,对疫苗接种进度滞后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而言更是如此。如果疫情继续肆虐,那么2022年的全球经济增速可能不及预期。

2022年全球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之二,是美联储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真实速度如何。众所周知,在疫情暴发后,美国政府使用了史无前例、极其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用于救市。例如,在不到两年时间内,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总规模翻了一倍以上,从4万亿美元到逼近9万亿美元。在宽松政策的刺激下,美国通货膨胀形势显著恶化。截至2021年11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与核心CPI同比增速分别达到6.8%与4.9%。在通胀形势恶化的背景下,美联储在2021年11月初宣布开始缩减量化宽松规模。按照目前的计划,美联储将会在每个月缩减购债150亿美元,到2022年6月底缩减完毕。目前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在2022年下半年启动加息,并在2022年年内加息两次。

从历史上看,每当美联储进入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后,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都会面临短期资本大量外流、本币贬值、国内风险资产价格下跌、本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冲击,甚至可能引发货币危机、债务危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如果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速度超出市场预期,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外部负面冲击将会更加猛烈。

2022年全球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之三,是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飙升造成的输入性通货膨胀将会持续到何时。2020年,疫情暴发造成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跌。2021年,全球经济反弹下的需求面复苏,疫情冲击下的供给短缺以及全球运力不足,共同导致了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并给大宗商品的进口国造成了严峻的输入性通货膨胀压力。目前,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已经逼近甚至创下了历史性峰值。

市场原本预期,随着疫情的消退,在高企的价格下,大宗商品生产国将会增加产能,由此将会有效缓解供需缺口,促使大宗商品价格回落。然而,随着疫情再起波澜,以及全球海运体系面临的瓶颈短期内难以得到解决,2022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依然面临较强的不确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三大不确定性之间存在相互依存的正反联系。例如,如果疫情再度加剧,那么美国经济增速将会放缓,这会降低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速度;然而,如果疫情加剧使得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上升,进而推动美国通货膨胀飙升,那么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速度则可能提速。

对我国经济而言,在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下,更重要的是加快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以我为主,由内促外,通过内循环来带动外循环,实现内外循环的相互促进。应在强力防控疫情的前提下,加快结构性改革步伐,通过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来保证国民经济持续较快增长,在增长中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正如十多年前在全球金融危机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一样,我国经济将在疫情下继续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动力源。


张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项目“中国海外利益保护”首席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创新工程项目“全球动荡时代的跨境投资策略研究”首席研究员,曾任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Asset Managers私募股权基金经理与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