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旗帜动态> 智库资讯 >钟伟展望2022

钟伟展望2022

  时间: 2021-12-28      382     分享: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近日应邀做客访谈栏目《雨珊会客厅》深度解读第四季度以及2022年中国宏观经济和楼市股市的发展变化。

2022年中国经济存在两个变数


主持人:当前疫情尽管控制得比较有效,但形势仍然严峻。这对于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会有什么样的影响?第三季度GDP不到5%,而市场对于全年GDP增长的目标预期是8%,您觉得有可能达成这个目标吗?

钟伟第一,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迹象是比较明显的,三季度4.9%。四季度由于疫情等多方面的原因,估计也不会太高。其实全球的经济增速都在放缓,下半年美国的经济增速也不达预期。

第二,全年的目标还是有可能实现的。我估计2021年中国GDP增速大概在8.1%、8.2%,略高于8%。名义GDP增速可能会有11%~12%。所以今年完成全年目标问题不大。对于2022年来说,不确定性会更多一些。


问:您认为2022年的经济增长形势会受哪些因素影响呢?

钟伟:2022年的经济增速,我估计大概在5%左右。西方国家2022年的经济增速可能会稍微高一点,但东亚地区包括中国的经济增速会放慢一点。因为总体来讲,中国的投资、消费和进出口都处于平稳恢复的状态。

投资明年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于房地产。如果房地产拖累了投资,投资增速不会太高的。消费取决于居民的就业和收入的增长,消费也是以稳定为主。2020和2021年中国的外贸已经非常出色,从明年年初来看,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会启动,明年外贸应该还可以。但仅仅依靠外贸,面对于平稳的消费和更疲弱的投资,2022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会在5%左右。

第二就是物价,2022年的物价挺值得关注的,因为它决定了接下来有可能采取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基调。2021年涨价主要是上下游的企业涨价太多,所以资源类企业日子挺舒服。2022年情况正好相反,PPI从年初到年底是一路走低的,CPI从年初到年底是一路走高的。从PPI来看,年初可能会有7%-8%的水平,然后迅速走低,到2022年底的时候,PPI能不能维持在0也是问题。

CPI其实要估得高一点。目前来看,在2021年底,CPI有可能还是在1%左右的水平,明年全年是温和地逐渐抬升。逐渐抬升的理由有很多,例如在2021年,食品的价格对CPI的影响是负的,这个基数效应在2022年可能会有0.5个点,那就抬升了物价的基准了。

另外,粮食、禽、蛋、肉类都有一定的涨价预期。涨价的预期不是说粮食少了,中国的粮食还是挺丰沛的;也不是说猪肉不够了,供给侧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产粮、种植、养猪、农药化肥等等,包括燃料的价格都有所上涨,所以总体农业的成本是在推升的。这样就导致明年的一个基数效应,另外因为新涨价因素,食品可能会涨一些。明年CPI是一路走高的格局。

在低增长和不太低的通胀的搭配情况下,明年大的变数还是不少。最大的变数至少可以举两个,第一个就是房地产会怎么走,第二个就是现在以清零为主的比较严密的疫情防控政策,在内外部疫情和国际防控政策的变化下,会有怎样的改变。所以房地产和疫情这两个因素,会给2022年中国经济增长带来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房地产明年会怎样?


问:您怎么看待2022年的房地产市场和房地产行业?

钟伟:2021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有放缓的迹象,2022年可能会低一点,在5%左右。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的预估,中国合理的潜在经济增速应该在5.1%~5.7%之间,所以最好经济增速能够落在潜在增速范围之内,如果比这个增速低,需要政策发力。

房地产上下游涉及到好几百个行业,还包括建筑、家居、建材等等七八千万人的就业问题。房地产能不能稳定,在2022年是很大的挑战。目前来看,还需要进一步努力。

可以看几点,第一点是上市房企的美元债问题。上市房企目前发行的商业票据利率都非常高,20%、30%都不少见。这些折射出中国房地产企业处于中等的流动性紧张状态,这种警报并没有解除。

第二点就是土地市场的冰封。上市房企一般为了保持连续稳定的经营,大概会拥有6个季度到两三年的土地储备。如果政策有变化,可能会导致土地价格的下降和减值准备的计提,上市房企和更多的房企可能会采取观望的态度。

2021年第四季度和到2022年的第一季度,房地产的土地市场可能会处于冰封的状态,会对地方的财政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因为土地出让收益金是地方财政重要的来源。

第三点就是房地产本身,比如土地购置停下来之后,新开工怎么样?交付收房竣工的情况怎么样?销售比等,都要考虑。

这些因素叠加起来,房地产有可能会成为拖累2022年固定资产投资的重要因素。固定资产投资主要是基建、工业和房地产,基建也是加载在房地产之上的,如果地方政府没有房地产的出让收益,发展基建也成问题。

这样来看,明年在不太理想的情况下,投资增速有可能走低,也不排除出现负增长的情况。所以房地产好不好、稳不稳,很大程度上构成了对2022年经济增长非常大的扰动因素。


问:房地产的监管政策这两年一直偏紧,对GDP的拉动也比较有限。另外一个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是基建,今年前三个季度基建的增速似乎也不太理想,您觉得第四季度和明年的基建有没有可能提速?

钟伟:基建提速的可能性也比较低。中央的资金很少,都是地方就项目来进行配套。地方可用财力主要是来自于土地,如果土地市场冰封,即便中央有项目储备,地方的钱袋子里也很难掏出钱来。2021年上半年地方财政有盈余的大概只有上海。过去几年基建高潮基本已经过去了,尤其是传统基建,现在要做的主要是新型基建。新基建这几年其实也未能够承接传统基建的巨大体量。

囤积商品实无必要


:最近一些大爷大妈又开始抢购米面,囤积食品。您觉得第四季度和明年CPI价格指数,特别是我们生活类物资的价格指数会有怎样的走势?

钟伟:第一,关于价格走势,以涨价为主。涨价主要还是成本推进型的,上游大宗商品煤、电、油那么高的价格,不可能不向下游传导,这是必然的,只是迟早的问题。另外,食品、禽蛋、肉类、食品加工业其实都是跟上游的价格密切相关的,成本推进之后价格上涨也是必然的。所以对明年的CPI不宜太低估。

第二,我经历过很多次的商品囤积,80年代的时候很多人囤酱油的,最后酱油都长毛了,很多地方囤食盐,居然把长期供给能力非常充沛的东西给抢缺货了,到最后大爷大妈买了那些盐也没用,又嚷嚷到超市去退货。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国内也有一波抢购潮,肉禽蛋类家里放一大堆,后来大米生虫子也不少。

总结这些,我觉得未来可能还会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比如疫情多点散发,有可能一些小区突然就封闭了。也可能会有其他的一些因素导致物资配给供应链暂时吃紧的状态。我觉得没必要存那些东西,都是浪费。

本轮通胀是短期现象


问:刚才您谈到上游价格,今年煤炭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一直飙升,大幅推升了通胀的压力,发改委采取了很多举措严厉调控煤价,您认为这种情况在2022年还会发生吗?

钟伟:2022年资源品的价格还是往下走的过程,但是得分清同比和环比。

从环比来讲,目前是往下走了,涨价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譬如发改委控制了煤炭价格,价格往下走的挺厉害。上市公司的煤企恐怕股价都跌了不少了。西方国家比如欧洲担心寒冬,天然气价格本来涨的挺多的,现在天然气价格也下落了很多了。国际组织对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现在相对是比较保守的,对东亚的增长的预期是往下调的。美国可能对自己2022年增长的信心也不是太足。所以,资源品价格2022年仍然是一个高位的平台,但是环比上涨的压力几乎没有了,就是同比的问题。从年初到年底可能是一个高位平台缓缓下降的过程,全球以及中国还是有能力应对的。

第二点,从长期来看,还不构成一个长期涨价的因素。尽管很多人现在批评鲍威尔控制的美联储,天天都在说通胀是短期现象,现在都一年多了。如果我们看3年、5年,就能理解的确还是一个短期现象。后疫情时代,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都会回到常态化的比较低的水平,供应链修复之后资源品价格再有大幅度的上涨是没有道理的,除非是不合理的减排政策,给这些商品带来暂时涨价的机会。

长期来讲,涨价因素不存在。我很赞同鲍威尔把通胀看成是暂时性的现象。对老百姓的影响,柴米油盐还是会涨一波的。全球在新冠疫情之后,的确面临成本推进型的通胀,中国还面临着输入型的通胀压力。

财政、货币政策展望


问:最近美国Taper政策落地,货币政策实际上已经收紧了。尽管在我们预期之中,但是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是不言而喻的,对此您怎么看?

钟伟:2022年可能增长不是太快,通胀不是太低,势必会关注财政、货币政策能不能发点力,尤其大家对货币政策关注度挺高的。

我对货币政策的发力不是抱特别高的期望。第一个因素就是,在2021年货币政策还是比较紧的。2021年GDP的实际增速大概在8%左右,GDP平减大概在3%~4%,所以名义GDP的增速可能在11%~12%。截止到前三个季度,社融的增速大概在10%,M2的增速大概在8.3%。所以社融跟M2增速在2021年前三个季度是比较紧的,今年岁末和明年年初也没有放松的迹象。

从货币价格来看,我们通常去看中国的10年期国债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最近还从2.85上升到了2.9的水平。所以,中国的无风险利率在2021年也是很煎熬的。

总结一下,2021年的货币政策量价都比较紧。2022年会有变化吗?2022年中国经济增速是更低了,在5%附近。但通胀上去了,CPI有可能在2%或者略高一点的水平。国内通胀上去了,人民银行怎么降息?经济增速下来了,可能GDP增速同减大概在3%,名义GDP可能就是在8%的增长。如果人民银行说货币供应量就看名义GDP,货币供应量可以在个位数上。所以,明年通胀,再加上比较低的名义GDP增速,使得人民银行在量价政策方面,明显放水的可能性不大。

现在既没有降息的时间窗口,看起来决策层也没有特别大的意愿去降准。所以2022年全年货币政策基调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问:您觉得财政政策呢,是否应该再积极一点?

钟伟:财政政策是想要积极,可是财政政策掣肘的因素较多。讲一句可能大家不爱听的话,财政政策要积极,就必须举债。

2021年底之前,财政政策还能够相对发挥一些余地,主要还是土地出让收益。现在房地产的销售金额每年都能够达到15~20万亿,土地出让收益金大概在10~15万亿,构成了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1/3~1/2。

现在房地产政策在调控,房地产行业也在深度地调整。可以预见2022年全年房地产大概率是负增长的行业,土地出让的收益金下降会非常大,这给财政造成非常大的紧缩。

在意外紧缩的情况之下,财政政策要发力,增加不了税,增加不了费,就只能增加债。政府一直强调宏观杠杆率的稳定和财政赤字率的稳定。债的话就存量置换多一些、快一些,专项债、平台债发行的节奏变一点,年初多发还是年底多发,诸如此类的技术性调整。但还是比较难,财政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情况之下,很难叫做积极的财政政策。

2022年楼市、股市的投资机会


问:刚才钟老师分析了很多宏观的问题,如果落到老百姓关心的股市和楼市的层面上,您觉得明年有什么样的机会?

钟伟:2018年之后对中国的富裕家庭来讲,是卖房子的好时候,而不是买房子的好时候。值得买的好房子越来越少,值得卖掉的房子越来越多。对大多数中国家庭来讲,真的要听“房住不炒”这句话。对楼市来讲,机会不是特别大。

大概率来讲,2022年之后,中国房地产行业将进入一个下行周期。2015年、2016年中国房地产是一个高速的增长期,2017年、2018年是一个平台期,2018年到2021年三年时间,从数据上来看是有增长的,实际情况未必如此。因为房地产开发企业要追求规模,通过联营、合作使得数据的掺水的量比较大。但在今后来看,掺水的必要都没有了。

我们看到中国的城市化和人口老龄化的节奏,房地产的高潮就算是过去了。炒房挣钱这个路子就别想了。对中国的大多数家庭,无论是有钱还是没钱的,炒房是属于过去的一个词汇,它不指向未来,并且这个行业本身是内卷化和可能负增长的行业。

有的人可能还会不服气的说,“我是不是需要在一线城市买学区房,我是不是在一线城市买豪宅?”对普通家庭来讲,哪怕在一线城市去买学区房,我觉得必要性也很弱的。对于90后、00后来讲,那时候没那么多孩子,有可能中小学都门可罗雀,没有必要抢学区房,所以这就是关于房地产的一个逻辑。

关于股市的逻辑相对来说会复杂一些。2022年的股市有没有机会,大概我们要看到这几点。

第一,大概率来讲,如果经济增速不是特别高,财政政策跟货币政策又不太可能大幅度放松的情况之下,资产价格会反映这样的一个宏观面,所以整体性的机会应该是没有的。2018年下半年以来的股市高增长,或者更远一点看,从2016年股市熔断之后的近5年,结构性牛市应该是结束了。2021年赚钱的机会比较难,2022年我觉得整体性的机会应该是没有了,2022年在股市挣大钱这个想法不是特别现实。

第二,会不会有一些结构性的机会?结构性的机会还是会有的,风格不太会有变化。我特别强调的还是硬核科技。但凡中国在跟西方发达国家竞争的时候,我们明显的需要通过大量的人、财、物去克服的,无法替代的、必须补强的那些短板,都是硬核科技的短板,这些行业在未来中长期都可能是看好的。

又例如,在一系列的双碳政策下,可能会形成一个ESG环境可持续增长这样的投资。围绕ESG和硬核科技的投资,都是股市可以预见到的结构性的投资机会。2021年硬核科技不仅在中国,在全球股价表现都是不错的。在2022年及今后的一段时间,ESG以及相关指数投资可能会在中国形成热潮,比如大环保、双碳绿色都是投资的主题。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讲,如果没有特别大的政策变数,2022年股市机会平平,结构性的机会有一些,主要还是硬核科技、ESG的投资。如果你是稳健的投资者,也可以选择一些必选消费。必选消费明年也可能会给大家带来一个相对平稳的收益。


问:今年比较火的新能源板块呢?

钟伟:今年新能源、光伏、电动车、芯片等,我们称之为赛道股。赛道股在2021年整体表现是不错的。我们回顾一下,2021年春节前是一个阶段,春节之后迅速地调整了一个多月,两个月市场下跌了20%。在8月中下旬到9月又一波调整,这一波调整又从赛道股转向了金融地产,但金融地产也是个暂时性的现象。现在估计沪深两市都在年线附近徘徊,表明市场的整体性机会告一段落了,赛道股又有所活跃。

从现在看明年的情况,我们应该看到这几点。第一点,赛道股总体不便宜了,光伏、风能、电动车行业、芯片行业都不便宜。赛道股要重新推到一个新的高度,有可能但难度也更大。第二点,围绕着赛道股的深挖是有可能会出现的。芯片行业细分那么多,比如新能源锂电池行业,包括核电池堆组、储能、新型电池、钠离子电池、正负极材料,围绕着这些赛道股的生态圈上下游的供应链,可能会有一些深挖机会。

最后,赛道股在2022年可能还是投资的主题,但它的整体表现可能会比2021年要弱一些。


钟伟,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监事长,曾任平安证券,长沙银行首席经济学家。